> 編輯誌 > 食慾, 食育
2016/02/03
236

食慾, 食育

邱佩玲 Pei

  現代孩子好忙,學校課業、校外補習、各種才藝課,有的一整個禮拜行程滿滿。家長隨時都在督促孩子學習新知識新技能,但對於每天吃進肚的東西,孩子多半盲然無知,成了典型的現代「食盲」。


  我這個世代的人,就算生長於都會區,很少人不知道米飯出自稻穗,蛋來自於雞,蔬菜自土裡抽拔而出。現代孩子呢?



  一項針對英國小學生的研究發現,不到四分之一受訪孩子知道漢堡肉來自於牛,還有人說蛋是羊生的,起司從蝴蝶而來。優格呢?四分之一受訪澳洲小孩說,長在樹上;還有五分之一的孩子認為義大利麵是動物產品。北美洲孩子最喜歡的「蔬菜」是薯條,卻與做成薯條的馬鈴薯,相見不相識。年紀大一點的孩子,也好不到哪兒去。英國青少年能認出培根、蛋和牛奶來源的,只有三分之一。



  雪上加霜的是,受到重調味加工食品的影響,現代孩童已開始失去味覺。日本東京醫科齒科大學針對中小學生調查發現,21%學童分辨不出酸味,14%認不出鹹味, 6%分不出苦味和甜味。除了全球4200萬5歲以下兒童過重或肥胖的事實,可以理解的,「食盲」是另一個工業化食品時代無可避免的飲食失調產物。當人與土地疏離,看不到食物原形的加工食品充斥市面,逐步攻佔孩子的餐盤,甚至破壞他們分辨五味的味蕾時,我們無法苛求孩子對所吃所食有所體悟,自然也無法向孩子解釋擇食與身心健康之間的關聯。



  先前我們談了不少從學習、教養及如何針對食物與孩子互動,來培養孩子良好的飲食習慣,幫助他們吃得更好更健康。但如果孩子不知道健康食物長什麼樣、從哪裡來,不懂得食物、它所生長的土地和我們之間的連結,那這個健康飲食的拼圖,永遠缺了一塊。



  覺得應該吃、願意吃健康食物,是一回事;發自內心喜歡去吃健康食物,是另外一回事。想想看,如果吃健康菜需要靠決心和毅力去執行,那吃起來怎麼會好吃?大人小孩都一樣。因此,要培養孩子「一輩子受用」的良好飲食習慣,唯有「心甘情願」,才是可長可久的保證。研究證實,幫助孩子成為「識食者」(food literate), 了解食物從哪裡來、如何去烹調,正是引導孩子主動親近、欣賞好食的關鍵。



  為了對抗日益惡化的兒童肥胖問題,英、美、日等先進國家已開始在校園、社區展開食農教育。



  英國型男名廚傑米.奧立佛10年前開始進入校園,帶領孩子認識食物、教孩子做菜,不只翻轉了英國中小學校園午餐,也促成英國政府在2014年正式將烹飪列入教學大綱,規定中小學生在畢業前必須學會20道料理。這股飲食革命浪潮,也從英倫持續延燒至全球五大洲,掀起許多社區和家庭的餐桌革命。



  台灣也有一群人,憑著一股熱情和使命感,從友善食材、友善通路,到校園食育、綠色餐廳,逐步踏出飲食改革的步伐;推動立法,發展食農教育的討論,也已開始。



  但孩子一天天長大,等立法通過,學校開始進行食農教育,孩子已錯失關鍵的學習先機,飲食失調可能已深植血脈。何不現在就開始,確保孩子將來不會花費大量時間精力減肥,或對抗疾病?



  食農教育的第一步-- 認識食物,可以從自家廚房和餐桌開始,也可以從帶孩子買菜、參觀農場,或體驗農事來進行。



  學齡前孩子,天生都有好奇探索的本能,只要能運用到五官感知,提供手做及時成就感的事物,很難不吸引他們,廚房、菜園,做菜、種菜,撒子、灌溉,剛好成了絕佳的環境和媒介。



  因為有個喜歡在廚房裡舞鍋弄鏟的媽,豆豆從嬰兒期開始待在廚房的時間就很頻繁。學步前,他不是坐在搖搖椅裡睜大眼睛看媽媽為他準備色澤豐富的蔬果副食品,就是乾脆坐在吧台上看著五顏六色的蔬果汁伊伊軋軋自榨汁機裡轉出。2歲半時,他會在我備餐時向我討砧板和刀具,一咕溜爬上廚房吧台的高腳椅,伸長了手攔截我切菜板上的香菇芹菜紅蘿蔔片,有模有樣地切鋸起來。



  他的小嘴因專注而噘起,兩頰隨用力切鋸的動作左右嘟挪,還會隨手抓起插在吧台上的新鮮薄荷葉和胡椒罐調味。3歲時,他已能指導把拔從零開始製作美式煎餅。4歲的豆豆,衣服正反面常分不清,鍋碗瓢盤卻操弄得挺熟練,打汁機、榨汁機也用得很上手。在我還來不及理解怎麼回事前,他已一副廚房老手的氣派。



  老實說,當時的我沒有想太多。說他熱愛廚事,不如說他享受手做,就和他喜歡跟在把拔後面洗車、剪樹枝、鏟雪,或搶著水管澆菜一樣的樂趣。如今回想,這些早年的廚事經驗,可能已在他心中播下了種子。那些備料品嚐時的對話,



  例如我說「果汁不夠甜嗎?再加點香蕉!」、他問「為什麼我們家的飯不是白色的?糖是深棕色的?」「為什麼我吃的蘋果好小顆,別人的都好大顆?」等等,既傳達了真食物概念,也置入了天然飲食、友善農業的價值觀。



  等豆豆再大些,手眼協調能力更好,鍋鏟拿得更穩,也會讀書識字了,做菜、買菜變得更有趣。用回收罐在有機超市雜貨區裝填穀物或打油打蜂蜜,是他的最愛;也能輕易在青椒和紫色高麗菜間,決定當晚想吃的菜;或者閱讀沙丁魚罐頭的成分,考慮要買油漬或泡水的品牌。但這些經驗,比不上經常上市集和農夫面對面,這個媽媽那個叔叔的和食物串連起來的印象,來得真實深刻。



  他知道嚐來苦中帶甘的苦瓜,是跟媽咪講台語的張媽媽種的;他愛極的紅甜椒和嫩綠鮮甜四季豆,是喜歡逗他、總要他吃了後回報心得的傑夫爺爺種的;正咬得油脂噴香的放牧豬排,可能來自喜歡戴鴨舌帽的艾倫叔叔,或是和媽咪一聊起來就沒完沒了的傑夫爺爺;種了各色蘿蔔,滿臉胳腮鬍的麥可叔叔,他長長的蔬果攤下隨時可能冒出正在啃番茄的小傢伙里歐(麥可的學步兒)。還有那位滿頭白髮的奶奶,她種的迷你西瓜小黃瓜(watermelon cucumber),外型可愛口感爽脆,和她漏失門牙講話的口風一樣,令他忘不了。



  我相信,通過味蕾與肚腹對美好食物的實際感知,及透過生產者與食物來源產生連結,是啟發孩子真心去欣賞、珍惜每一口食物,自然去尊重莊稼人與土地最踏實的門徑。這也是環境教育的第一步,比抽象的永續生態概念,更能被孩子接受理解。例如當我向豆豆解釋因為今夏雨量破百年來記錄,以至於他午餐盒裡的小甜椒不如以往來得甜,而這爆超雨量可能是人為因素導致的氣候異常,他的小腦袋裡自然有了人食地相互依存的概念。



  我也忘不了帶6歲豆豆參觀逐水草而居的草飼牛牧場後,他對「不是所有牛隻天生平等」的激烈反應。當他興緻勃勃地聽我說完穀飼牛(就是一般大眾偏好、吃基改玉米而多油花的牛隻,對大眾健康和生態造成極大傷害)不幸的生長環境後,天真激動地對我說想殺了那個不給牛吃草、強迫牠們吃玉米,害牠們短暫一生都在脹氣腹痛中苟延殘喘的農夫(其實是體制),最後還忍不住掩面哭泣,流下童稚卻真情的眼淚。



  那一刻,他讓我了解到飲食、環境教育從小紮根的必要。



  孩子的正義感、同理心和真心摯情,可以成為將來守護他自己和家人一生健康的能量,也可以是改變未來消費型態的一股洪流。



  實行食農教育的社區也有類似發現。針對低收入戶小學生推行食農教育的加州沙可曼都「食識中心」(Food Literacy Center)發現,還沒有開始課程之前,82%受訪幼稚園和一年級孩子說健康點心不好吃;課程開始1個月後,那些說不好吃的小朋友都改口了,92%小朋友說好吃。另有75%幼稚園到五年級的孩子說,食物來源很重要。食識中心的課程包括教導孩子基本烹飪技巧、營養知識、對食物和蔬果的欣賞、品嚐新食物,及農業對生態(例如蜜蜂)及環境的衝擊等。



  如果孩子已出現不良飲食習慣,光教他認識食物的生成來源或參與廚務,不見得能改變挑嘴、偏食或愛吃零嘴的習慣。但很多時候,當人與食物、人與土地的距離被拉近了,確實會迸發出令人振奮的火花,像是原本不愛吃蔬菜的孩子,因為菜是自己種的、自己採收的,甚至只是自己從市場挑選的、或幫忙大人做成的,就心甘情願吃光光!



  理由很簡單,因為那給了孩子參與和掌控的獨立自主權,因此得來的成就感也在無形中轉為自信心。這種能即時轉化、短期見效的學習潛能,是孩子最大的本錢,也是家長能趁勢利用的最佳工具。



  想想食物印記,想想孩子碗中的未來吧。與其送孩子去上用了大量人工色素和精製加工食材的兒童烘焙課,強化已經被扭曲的飲食印記,不如帶孩子上市集、到田野間採集品嚐新鮮果蔬,或在陽台後院栽植幾株蕃茄菜苗,讓孩子參與見證食物的生長。要孩子有健康食慾,就從食育開始吧。當食物、身體和自然找到關聯時,健康的個體、社區和地球,才有實現的可能。


這裡看更多:原味食悟2:從口慾到食育,形塑孩子味覺關鍵的全食物料理